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山下乡40年回首  

2008-11-07 21:02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上山下乡40年了,大家都有很多感慨。我也想将记忆中的东西写下来,原来只想写给自己,使之永生不忘,后来想还是写给五连的博客吧,因为我们有着很多心心相印的地方。

 

要说下乡,早在68年,刚升入中学,我就主动向工宣队领导提出要到内蒙兵团去,目的是摆脱经济上的困境。

 反右中受到打击的父亲在61年刮单干风时辞掉了医院的工作(现在的话叫下海),因此64年父亲病故时没有单位负责接济我们,家中经济来源断绝(父亲病重时他的诊所就关业了)。

母亲是传统型的妇女,从小读私塾,很少出门,出门坐洋车,所以在偌大的北京城她根本不认路。并且母亲以前根本没有钱的概念,突然让她支撑一个七口之家,真是很难为她。好在祖上还留有房产,房子出租换些收入,母亲再找点临时工作,经济勉强能维持。

 母亲的希望是读高中的哥哥快点毕业,找份工作,替她支撑这个家。但文革爆发了,私房充公了,房租来源没有了,哥哥也迟迟不能毕业,家里开始靠典当生活。我常常和哥哥把家值钱的东西送到西单的信托行。那时大家都准备下乡或去干校,还准备和苏修打仗,谁还想置家?一张紫檀的八仙桌卖40元真是皆大欢喜。渐渐的家里无值钱东西可卖了,一套光绪版的辞源也卖掉了,换回3块钱。真是从“小康人家而坠入困境”。

 当时我16岁,应该为母亲分担点什么。哥哥是母亲的希望,责任大,不能走,所以我应该下乡,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,也是减少了母亲的一份负担。并且当时学校也不学文化知识,晃荡一年之后仍然是下乡... 。

 

待我说完要下乡的理由之后,那位工人领导脸色由晴变阴,似乎我讲的与当时全国上下的大好形势不合拍。加上社会上开始批判读书无用论,他得到了一个送上门来的口实。

“你们这类家庭出身的人都有一个读书做官的梦,现在这个梦被打碎了,你就不读了”;

“让你干嘛,你就干嘛,让你什么时候走,你就什么时候走”。

之后这位工人领导还在大会上没点名地进行了批评,当然,我知道是在说我。

 

如果我出身在一个红五类家庭,主动要上山下乡,会遭到如此的斥责吗?我想过读书做官吗?

小时候与同学们玩打仗我想过长大了当军人,看过断手再植的记录片我想过长大了当外科医生,看过元素的故事我想过长大了当科学家,但我从来没想过做官,更不知道当官可以享受的种种特权和利益。

当时工人阶级正如日中天,从工厂走上了上层建筑(其实这些人都不是生产中的骨干)。我不想和他理论什么,在这个社会里我不能奢求公平。

 一年以后我去东北,是不情愿的。如果家庭经济条件许可,我会抵制这次下乡。

 

我们的专列是69年9月18日晨11点15分离开北京永定门站。离家的早晨母亲还在为我赶缝一双鞋子,分别前她缝完了最后几针,眼眶里含着泪水,我不知道这一夜她睡了没有。我极力控制自己不能落泪,不然母亲会担心,男儿有泪不轻弹!但随母亲最后的几句叮嘱,泪花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了。多难,全家在一起,都不算什么。姐姐去西北了,我又往东北走了,母亲承受着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压力,又多了一层骨肉分离的伤痛。我泪不啼声地安慰母亲,“那里可以挣钱 ...... 我会寄钱给您 ...... ”。这一幕总是这么清楚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拿到平生的第一次工资十几元钱,我什么也没想,跑到团部寄10元钱给母亲;但很快被母亲退回来了,她说这十几元你要吃饭呀!母亲更惦念我。

 

那个时候有多少像我们这样的平民家庭被搞的支离破碎。一次回京,在一位同学家聊天,突然他妈妈哭起来,我不知所措,怎么了?同学告诉我,是又想起他在山西插队的姐姐了,他妈妈经常哭。

 我想我们在外可能并没觉得如何,但多少做母亲的为下乡的子女流下了多少眼泪 ......

 

40 多年过去了,现在我们回顾这段历史,应该如何来评价呢?

7-8年在人的一生中可能并不算长,但这7- 8年却决定了人一生的命运。我们五连不乏才男才女,但绝大多数因为下乡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,从而一辈子没有如意的职业;有的人至今也没有结婚,还生活在上山下乡的阴影之中。如果没有这场运动,他们的人生绝不致如此!

我们把青春献给了边疆,但是我们为边疆带来了多大的变化呢?我们在克山的那些年恰恰是农场历史上效益最差的年份。

我们是坐着专列唱着歌去的,但又都是怎么回来的呢?多数人都有一段心酸的经历吧!在这个过程中有多少人的身体受到不同程度的自我伤害?在老莱农场,上海一位顾姓知青把一根竹筷子削的尖尖的,让我帮助扎破他的耳膜,不然不能通过在上海的病退复查。他说一个耳朵聋了,还有一个好的,并不影响生活,以一个耳朵换一个户口,这是他考虑的最好方案,xxx就是这样做的。

 我下不了手,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,后来他是在向我喊,你帮我,你是在帮我,我要回家 ......

我浑身没有一点力量,努力劝他再等一等,我到过北京的安置办,我姐姐的老师在那里工作,她说上边是有意向让知青们都回来,怎么能不知道这些“病”都是真是假呢?

 79年他终于病返成功,途经北京住了一天,还特别感谢我。

 

我是78年2月报上的北京户口。东北工作8年半,除年龄之外,没其他任何积蓄。可能唯一的收获是意志受到了锻炼,这是最体现收获的亮点。还可以说更了解中国的农村、更了解中国,开始走向成熟。但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,经历太惨痛了!损失的时光、失去的梦想、损害了的健康,有谁愿意自己的孩子也像我们这样锻炼一回?

 社会发展应该是一个逐步城市化的过程,农村人口应该向城市逐步转移,而上山下乡正是一种倒行逆施,是对人类文明进程的破坏。毛泽东用上山下乡结束了失控的文化革命,完成从红卫兵到知识青年的转变,我们正是这个运动的牺牲品。

 我知道,有人不这样认为,或是不愿意揭开这块伤疤,以无恨无悔显示出几分悲壮,其实无非是在伤口上罩一层色彩,使渗出的鲜血显现为玫瑰色,但伤口依旧疼痛。 当然也可以继续执着,能永远保持当时的那份热情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总之,回忆过去是为了使现在更清醒,当时我们的最大愿望是回家,并为之付出了不懈的努力,所以大家应珍惜现在在家的感觉,保重身体,享受劫后余生的时光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郭景田 2008年11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