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当装卸工的日子里  

2011-10-29 00:36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女儿过生日,为女儿买一台新钢琴;挑选和付款之后,就回家等送货上门了。 

    送钢琴是专门的重物运输公司,搬运工是两个彪形大汉。北欧人本来就身高马大,这里说彪形大汉绝对名符其实。一点都不夸张,胳膊远比我的大腿粗,并且全是硬帮帮的腱子肉,进屋都要侧一下身子。

 

    钢琴放稳后,他们站在一旁,让我们看放置的是否满意。他们很耐心,直到我们认可,就这个位置了,他们才离去。因为他们走后,这个钢琴就不可能再移动了。

 

    感叹了搬运工的彪悍,我向孩子们说,爸爸上大学之前也是搬运工。没想到,他们全笑了。 

    女儿说,“那你也试试搬搬钢琴吧!”

    儿子说,“什么样的公司雇用你?你能搬得动什么呀?” 

   “爸爸搬过的东西可多了,砖头、白灰、水泥、钢板、电焊条 … … ”,随着讲述,把我的思绪拉回那段当装卸工的日子里 … … 

 

    我782月病退回到北京,那是个靠父母的年代,当时的政策是由父母单位解决返城知青的就业问题。母亲有份工作,由内蒙回城的姐姐顶替了。街道办事处分配的多是月收入35.5元的街道工厂。我没什么指望,要求也不高,经一邻居介绍,到朝阳区物资局运输队当装卸工。 

    当时出于两个考虑:一是工资39.80元,还有出车补助;二是邻居说,你会开拖拉机,以后可以开汽车。

 

    运输队有不少东北和内蒙返城知青,其中有克山农场11连的邬xx 。一打听,没有谁是准备当一辈子装卸工,都是准备开车来的,并且多少都有些关系,相比之下,我只能踏踏实实地装卸,开车只是个梦了。 

 

    装卸工的劳动条件是恶劣的,那时候我有个吐痰的坏毛病。每天吐出的痰都是彩色的,拉砖时吐的是红色的,拉煤吐的是黑色的,还有白色的、灰色的、黄色的。装卸工是不使用手帕或餐巾纸的,带一块手帕在身上,会遭到同行的挤兑,装什么嫩!  

 

    现在使用激光打印机知道了碳粉是有毒的,并且进入人体后不容易被排泄出来(因为碳粉不溶于水)。为防污染,在欧洲使用过的打印机碳筒都要寄回生产厂家,厂家支付邮费。当初我们去焦化厂拉焦炭,只带一把铁锨,吃进多少碳粉不说,满脸的汗毛孔都是黑色的,像长了一脸黑雀子,几天洗不净。  

 

装卸工是个出大汗的职业。还记那个闷热的三伏天,人热得连话都懒着讲,煽着扇子还出汗,我们在搬运电焊条。电焊条一箱净重20公斤,包装箱至少重5公斤,我们是从一公司仓库很深的角落里把电焊条搬出来,三个人装一个“解放”。光着上身,汗水把短裤都湿透了,人就像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…… 。车终于装满了,我疲惫地爬上车顶,车子开动了,风来了,好凉快!这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。以后我一到热的难受的时候就找活儿干,出一身透汗,之后会觉得,凉快! 

 装卸工也是个危险的职业。在运输队一年半的时间里目睹过不少工伤事故,其中一位京郊顺义来的农民工因翻车失去了年轻的生命;当时拉的是盘条,他是被盘条挤压而死。死人并没引起大家的恐慌,似乎心里都早有准备,天天在路上跑,又是人货混载,这种事自然会发生,就看落到谁的头上。就像下井的矿工,知道井下是危险的,但还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…… 。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,每天灰头土脸的,很懒于讲话。同时见的多了,经历的多了,知道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回事,真是不想再说什么。这倒博得了领导的好感,领导说,“就喜欢小郭子,一天到晚不吱声,就是干活。” 

 

    但是有一回我“吱声”了。79年初春的一天,去延庆拉水泥,为了避开上班高峰,6点钟我们就出发了,下午2点多回到单位,准备洗澡回家。但澡堂贴出一告示:即日起上班时间一律不许洗澡。这帮装卸工和锅炉工吵起来了。 

 

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走进领导的办公室。他让我坐下,我身上脏,谢绝了。我说,我是坐凌晨515分的头班车赶到单位的,6点钟出发去延庆。水泥是紧缺物资,去晚了可能就没货,这也是领导的安排。我不想破坏您制定的制度,我今天的上班时间是6点,现在3点,我已经下班了。明天早晨我还要坐515的头班车来单位,6点钟去延庆… … ;您现在应该不应该让我洗澡回家? 

    听罢,他拉着我的手一直到澡堂,告诉锅炉工开门,让装卸工洗澡。之后他说,别看小郭子平时不吱声,讲起话来有板有眼的。

 

    一次两个装卸工动手打架,都抄家伙了;我在场,领导要我写了一份证词。他们发现小郭子字写得好漂亮,并且叙述事情简洁、清楚,“小郭子当装卸工确实有点委屈”。 

 

    几天后劳资科长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。说,“我把你调到仓库去怎么样?你熟悉熟悉商品,以后做个采购员吧!”“我不可能把你安排在大楼里(指物资局的办公大楼),大楼坐办公室的大多是区委和市物资系统的子女,并且人家是经过考试录用的。” 

 

    我很感谢她,但谢绝了。仓库工作的是帮女人,整天和她们在一起有什么意思?采购员给人的印象油嘴滑舌,我也不羡慕。现在每天出车,一帮“草根”侃大山,中午灌一肚子啤酒,也是一大乐呵。

 

    一天一台“解放”发电机坏了,车队有一个修理工,但他不懂电,车出不去了。在五连时我驾驶的东方红拖拉机改装使用的正是“解放”的直流发电机。我说我来试试,很快发现是一绝缘垫被击穿,造成发电机短路 …… 。车子开动了,是小郭子修好的,小郭子懂些技术,但这同样无助于我改变装卸工的命运。

 

    我们这些返城知青中,可能有不少人从事了装卸工的职业。每天出车看到一辆辆装满货物的车上,大多坐有2-3个装卸工,很多与我的年龄相仿。我几次看见孙祥林,每次他拉的都是大件的新闻纸。也有的人是似曾相识,好像是克山的荒友。有一点是肯定的,都是没门子、没路子的孩子,我们不当装卸工,谁当装卸工?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79年我以高于录取线50多分的成绩考人大学,确实让物资局惊讶了一下,没想到这帮装卸工里还出来一个大学生。办公室主任张东(69届返城知青,父亲是朝阳区副区长)、劳资科方科长向我祝贺,说她们也了了一件心事,一直觉得应该给我安排一个好一点的工作。

 

    物资局要为我整理一份入学的政审材料,她们俩先到了我姐姐工作单位,一看我的家庭情况很“糟”,她们什么也没写,马上跑到南苑我妹妹工作单位,妹妹的档案里没有什么东西,她们以此为参考完成了我的家庭政审,回到单位吃午饭时已经2点多了。她们说,小郭子考上大学不容易,别因为家庭问题被耽误了。我真的很感激她们。

 

    我离开那天,物资局领导和我道别,说既为我高兴,又惋惜物资局的人才走了。有个工友对我讲,别听她们捡好听的说了,你是上大学走了;你不走,一辈子就是装卸工。

 

    我很赞同这句话,大概这就是中国的用人制度(起码当时如此),因此我不抱怨她们。我曾想在她们退休之前去看看她们,看看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,但位于白家庄的朝阳区物资局早都不知去向了。

 

郭景田

201110月于丹麦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1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