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回忆往事  

2017-02-01 21:33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pinghuaxingyie《回忆往事》
人们都以为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不应该再提,翻什么小肠呀,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把不愉快的事情忘记,甚至把他赶出记忆去,这是多么大的决心,我真的做到了,几十年呀,我总是去努力,总是往前走向前看,结果呢?结果却活的不怎么样,达不到预期的目地,我觉得,生活就像是开玩笑,命运往往捉弄人,怎么会这样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我遇到了很多艰难,孩子小的时候,我的日子很难过,又很无耐,我是一个很坚强的人,艰难的时候,我想起了洪湖赤卫队里的韩英,我就唱那里的歌,月儿高高挂在天上,秋风阵阵,湖水浩荡。。。。。。唱了一段又一段,歌声和意志支撑这我,度过了那艰难的岁月,但后来麻烦又来了,我的麻烦,困难真多呀。
邻居觉得我这个人挺好,但日子过得却挺不容易,就告诉我劝我,让我去学功,说可以开智,激潜,我想试试去吧,就和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大姐一起去学了,学了一年多,知道了不少事,也知道了佛,学来学去学明白了,知道了是因果,是业力,怎样才能使自己活好呢?现在想明白了,就得纠正错误,怎么纠正错误呢?这回真得翻小肠了,从头说起。
就讲讲我和他的故事吧,也可能是我和他之间是发生了误会,也可能是他被人玩了,骗了,也可能他自己就是个玩家,但他自己不知道,因为他智伤不高,但结果是我受到了伤害,几十年了,生活的一直不好,我学了佛,佛说是因果,我就相信是因果吧,但我不愿把这一切带到下一世,今生事,今生了,解开这迷团,把故事讲出来,让他自己去判断,到底是谁的错,经过这几十年,就是他智商再低,也该看的明白我写的话,我们都已不年轻了,我也不爆燥了,这是在博客上,我也有时间。有机会慢慢讲了,把过去的事当故事讲出来,大家可以看,可以判断,是谁在捣鬼。
并不是我老牛几十年来耿耿于怀,不放下此事,而是当年我生了一场气,把我气坏了,使得我至今都恢复不起来,今天就说到这,我今天又离开了北京。这会在县城,明天还有事,等我回到北京在接着说。1.9
昨天回到了北京,这次出门就是为了做一件善事,早就想做这件事,但总也没做成,数九寒天了,本可以不去,但想到佛说的但做好事,莫问前程的话,我还是去了,做善事总是让人心情愉快的,真的很好。总想讲讲我的故事,但却总有话说不出来的感觉,总是在绕,绕来绕去就是说不出来,这回做了善事,话还真是觉的能说出来了,那就开始讲我的故事吧。
虽然同在一个连队,但我并不认识顾志明,好多人我都不认识,当然,好多人也不认识我,不过,在周师纯上学走那一年,我听说了这个人,这大概是七二年,那时,我还在基建排工作,宿舍里的上海人和周师纯开玩笑,她们说起了顾志明,周师纯让她们别瞎说,我心说,谁叫顾志明呀,后来就留神了一下,知道了谁是顾志明,当时,顾志明在连队已经出名了,当上了排长,所以,很容易就知道了,都不用打听,当然,知道了就知道了,后来就把这人忘了。对他没一点印像,别人议论他是别人的事,我听过就忘了。
七三年,我们几个基建排的女生都回了排,回排没多久,连里派我和张海红去做妇女工作,到了秋天,拉苞米了,我才和我们排的人又一起干活了,到冬天,连队放人回家,我就回了北京,和往年一样,到了春天,大家就都回到连队,新的一年的工作就开始了。  1.18星期三
我们连的领导该说是不错的,以前咱不清楚,但自从知青去了以后,盖知青宿社,盖大食堂,真的发生了很大变化,我在八连时曾去过一趟五连,那时,北京知青们还住在草房里,等我到五连的时候,知青们都已经搬到了知青宿社,吃饭也到了大食堂里,连队一直在抓基本建社,盖学校,盖家属宿社,我们连有沙子地,有自己的砖窑,我们自己烧砖,我们的基建排就没闲着过,我们连是农业学大寨先进连队,我们连真的挺好,上下一心,都很肯干。
七四年,我们连又开始建家属房了,地点就在宿社后大道北边,那时是春天,我们好像是刚从家回到连队不久,连队就派我们排去挖地基,和我们排一起挖地基的还有二排,分了地段,我们排在南边和东边挖,可能北边还有点,剩下的是二排挖,大该是按人数分的,一人一段,基本上是两人一伙,一个人挖,一个人往上扔土,我和吴龙英一伙,记不清是第几天了,我们正干着活,顾志明来到了我们那,他站在挖出的土上和我们说话,从来没和顾志明说过话,他过来和我们说话,可能是吴龙英答了他的话,因为他过来和我们说话,总不能不理他,因为他是上海人,可能吴龙英就答了他的话,因为吴龙英也是上海人,要是他和我们说话,我们两个人都不理他,没人答话,他得多尴尬,还好,吴龙英答了他的话,没说几句话,他就问我,你的锹好使不好使,我都忘了我当时说没说话了,因为我跟本不认识顾志明,心里也从来没有想认识他的想法,对于他来到我们面前和我们说话,我心里认为他是找他们上海人来说话的,就没在意,可能也没答腔,我一般不会和人说话,当他问到我时,我回没回答,我现也记不准了,可能我都没反应过来,就听他说,我试试你的锹好不好使,接着,人就跳了下来,拿下我手中的锹挖了起来,挖了没几下,就听他说,你的锹不好使,我把我的锹拿来给你使,他说着话,人已跳上了壕沟,走了,没一会,他就回来了,手中拿了一把铁锹,他把铁锹给了我,说;你使这把锹,这把锹好使,把我手中的锹拿了就走,没等我同意,他这是一系列动作,没有我思考的功夫,没等我反应过来,他已回到他干活的地方去了,我拿着他送来的锹试了试,真的很好使,又轻又快,可比我们的锹好使多了,我们领锹的时候,都是新锹,新锹比较重,我就拿了一把桶锹,桶锹比铁锹轻,好挖土,吴龙英拿了一把铁锹,我们两个一个挖,一个往上搓土,这样和作比较好,顾志明送来的锹,是旧锹。把轻,铁锹用了很长时间了,不像新锹一样又厚又重了,比我那桶锹干起活来轻快,我和吴龙英说,这锹还真的好使,吴龙英说;顾志明对你满好嘛,我说;谁知道呢?我真的不知道,当然也想不道,这是为什么,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顾志明,虽然知道有这么个人,但对他却一点印像都没有。1.20
孟排长常说我脑子不转个,真的,我的小小脑袋官真的是不会转个,我从来不去思考什么问题,领导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我会干活,干活很简单,一学就会了,我的生活很简单,遇事我从来不会去想为什么,是个普普通通的人,孟排长说话敲打我,我也不往心里去,说实在的,孟排长该是很看重我,连里的领导该是也对我挺好的,徐粉娣被康麦茵压过后,马上就有人发现了,告诉了连里,田大夫,大头很快就来了,大头都急了,让田大夫抢救,田大夫给她打了强心剂,记得她说是强心剂,看着满嘴出血泡的徐粉地,她说,恐怕是不行了,只有出气没进气了,大头当时就说,老牛,快回连队,打电话,我问,怎么打,大头说,找冷指导员,往营部打,叫她们家人来,快,叫镙马送你,我赶紧到了镙马那,叫驾使员送我回连队,找冷指导员给营部打电话,叫许粉娣家人来,康卖茵的大铁轱辘从许粉地的背上压过去,人哪里还活的了,当地老职工说,这是在麦芥堆下,压过还能看的见人,这要在平地上,会把人压成肉泥,上哪抢救去呀,打了强心剂一点反应都没有,大该没多久就断了气,因为我打完电话回来后,遇到许粉地也回来了,是被大车拉回来的,放在地窖里等他们家人来。许粉娣死了,连里开会,萧连长都快哭了,在大会上讲话点了我的名,我们连的老牛,在南地里睡觉,差点没被机车压着,就差5米远了,没有引起我们领导的注意,。。。。。我心说;哪是五米远呀,还差十几米二十多米那。哪能不睡觉呢?早上五点种就下地了,一直干到夜里十二点了,还没回宿舍,多累呀,那时,我们还是大孩子,才十七岁,懂什么呀,累极了,抓个空就睡吧,许粉地死后,人家都说我命大。
后来,是七四年还是七五年呀,记不准了,张燕病了,早晨起不来床,我们都围在张燕床前,张燕是排长,干活得领头,挑沙子比我和韩明镜挑的多,张燕每次都装大半筐,我可挑不动那么多,韩明镜挑的还不如我挑的多,爬那大坡,多累人呀,我真不愿干那活,大概是孟排长叫人汇报给了连部,大头来了,张燕是头朝里睡的,大头个子矮,站在地下和张燕说不上话,于是,就爬上了炕沿去看张燕,叫她起来,张燕说起不来,大头急了,说;老牛,快送张燕去团部医院,于是,我送张燕去了团部医院,并在那里护理了她一段时间,张燕好了,我们就回来了,现在想来,张燕就是累的,说实在的,应该说,领导是挺看重我的,遇到事,本能的就想起派我去,但我这个人确实不会动脑子,不会借助这些机会,借住领导对我的信任往上爬。在五连,我在好几个地方干过活,刚从八连来,就在一小队砖窑干活,筛沙子,出窑,挑砖,那都是很累,很辛苦的活,我们来时有一个知青排长带队,但派活的时候大多是金排长,知青排长就是领着干活,金排长是当地的老职工,是砖窑的领导,领导都是长眼睛的,谁干活啥样,领导心里都有数,后来我又被调到食堂工作,在五连食堂还是挺好的,但因为唐苓提出了一个建议,我就把食堂的活给辞了,又回到了排里,那是七零年的事,七一年,我又调到了基建排,我在哪,应该说都是踏踏实实的工作,不会滑头,也不会挑三捡四,我天生老实,肯干,还能干,也不怕苦,不怕累的,就是有一样,不会动脑子,不会往上爬。  1.29
顾志明到我的面前来,把他的好使的铁掀送给我使用,把我的桶锹换走了,我当然不会去想这是为什么,当然更不会去琢磨他有什么目地,因为我不会动脑子,去想这些事是为什么,他把铁锹给了我,我就使吧,不过,这件事还是使我对顾志明这个人有了印像, 这个人我记在心里了。     1.29
顾志明给了我铁锹以后,就再也没过我们这边来,我当然也没过他们排那去和他说话,我平时不会和别人说话,聊天,当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对顾志明说声说谢谢,他的一系列动作让人来不及反应,可事情过后我又不敢到他们排那去找他,对他说声谢谢,我没那胆量,那么多男生,我去找顾志明表示感谢,那哪可能,就算有人叫我去,我也不敢,我没那胆量和男生说话,我心里分男女界线,我可不愿招惹事非,让人议论,这件事我没有跟任何人说,我不知道这事有什么好说的,那时,我是真不爱和别人说话,也不会和别人说话,我不知该说什么,没有人出话题,说实在的,那几天我心里确实想着该对顾志明说声谢谢,但是顾志明却再也没上我们这头来,下班的时候我往他干活的地方看,希望他能朝这边走,这样我就可以走近几步对他表示感谢了,可没想到下班他就和他们排的人一起走了,头都没往我们这边看,送给我铁锹后他就再也没过来,我也没有机会对他表示感谢,过了几天,地基就挖好了,挖完地基就干别的活去了,这件事就搁下了。
活到这年头了,活到这份上了,也没什么怕的了,在这里,对顾志明说声谢谢吧,弥补上当年的漏洞,这是我当年的疏忽,这件事大概一直让他心里不平衡,我对他对我的关心,对我的好意没有说表示感谢的话,我实在是有点傻,傻的不是一点半点。
我们同事说我傻,说别人做了好事,帮助了别人都要回报,可我做了好事,帮助了别人从不要回报,我不会和别人要回报,这就是傻,我确实不明白,做了好事就做吧,为什么非要回报呢?我确实不会和别人要回报,可能我真是傻。  1.31
顾志明给了我一把铁锹,使我干活轻松了,省力了,我给顾志明回报了吗?我肯定是给了,但是,我是用另一种方式给的,这事顾志明可能是不知道,因为我一直没跟他说,我这人不爱说话,也不会表白自己,我们同事都说我没心眼,我不知什么叫心眼,但我会去做事,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。
写了一些过去事,我和顾志明的故事才开了个头,先把这部份发表吧,也不知大家愿不愿看,有空我还会接着写,得把错的东西纠正过来,顾志明也不是凡人那,假如顾志明不给我送来那把铁锹,假如我老牛有心眼,我一直不认识顾志明,那该有多好,我的生活肯定不是现在这副模样,顾志明肯定也当上大官了,可现实正如李玲所说,生活中没有那么多如果,只有令人遗憾的结果。
等我把故事写完了,顾志明就该知道,到底是谁伤害了他,咱五连战友也会明白,如果不发生这些事,咱五连战友应该比现在生活的好,因为我们五连人都不是凡人。

     牛
     2017年2月1日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