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明白了为什么  

2017-04-19 18:36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pinghuaxingyie《明白了为什么》
我在三月十八日又离开了北京,又进了一次山,二号晚上回来了,佛说是有缘,是因果,我又一次体会到了佛说的正确,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四上兴隆,现在,我都记不清自己已是去了兴隆几次了,每一次回来都有收获,都觉得自己没白去,这次的收获更让我觉得大,人说无缘不聚,无债不来,看来这话还真是对,我和兴隆人还真是有缘呀。
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,就是知道了自己在做什么,原来我是在印证着一件事,什么事呢?就是信仰问题,到底是无神论对呢?还是有神论对呢?到底是佛说的因果,业报,轮回对呢?还是共产党信仰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对呢?在中国,曾经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,好像也没最后得出结·论·,只是促进了中国的改革开放,中国的经济发展起来了,当然,伴随着经济的发展,弊病也是越来月多,事也越来越多。
前些天看习近平讲话,习近平说了句我们不忘初衷,后来又在电视里听张德江说我们不忘初衷,我就想;不忘初衷,不忘初衷,我的初衷是什么,我终于想起了我的初衷是什么。这些年我活的很累很累,累的我竟糊涂,这回终于是弄明白了为什么会累的糊涂,今天就先写到这。 2017年4月5日
早就听人说,世纪坛是为了压谁的,后来又听说,中国五十年代盖的十大建筑都是为了压谁的,都是有目地盖的,人真是越活越明白,小的时候曾为国家有这些建筑而自豪,而现在呢?知道了这些事真不知说什么好,幸亏早先学了佛,懂得了轮回的道理,否则,活到这模样,知道了这些事,非信仰崩溃不可。
我这次进山,又认识了新的有缘人,闲聊中,听人家说起了纪念碑的事,为什么会把纪念碑盖在天安门广场中央呢?人家说是因为国旗升不起来,新中国定的国旗是五星红旗,升了好几次也升不起来,于是就决定了盖纪念碑,纪念那些为中国革命献出了生命的烈士,纪念碑就盖在天安门广场,后来,五星红旗还真是升起来了,听了这个消息,我觉得震惊,这个消息要是真的,那就说明了一个问题,今先说到这。4月6号
说明什么问题呢?说明了毛泽东他们早就知道了人有灵魂,并且人死了灵魂不会死,有鬼就有神呀,人死后灵魂上了天堂为神,下了地狱为鬼,中国革命死了那么多人,革命者的灵魂都跟着老毛他们,老毛他们取得了政权,建立新中国,这里有多少革命先烈的血呀,人家说,不给这些死去的人立碑,这国旗就升不起来,后来老毛他们决定立纪念碑,这国旗才升起来了,这该是试升国旗时的事,一直不明白为什么9月28号纪念碑奠基仪式,十月一号开国大典,这回也算明白了其中的原因。
我们从小就受的无神论的教育,一直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神,直到吃尽了苦头,才一点点感觉到了这世界上还有神的存在,毛泽东真是蒙我们呀,毛泽东蒙了我们半天,他自己得到好处了吗?他自己也没得到啥好处呀,瞧他家日子过的,老毛幸福吗?谁都知道老毛的家事,他当了国家主席那么多年,死后还在天安广场的纪念堂里住着,那好吗?中国人讲死人入土为安,老毛灵魂不得安宁,别说,这事我还真知道,今天就写到这。  4.11
大概是零几年,有一次我睡着觉,就看见一个老乡上了一道坎,他后面跟着一个驴,这驴先上去脑袋,在出身子,然后是腿,好像是一部份一部份组成的驴,就听见有人说,老毛跟着一个农民去四川做生意去了,我就醒了,想起睡觉时看到的情景,觉得该是真的,看到的老乡是农民打扮,头上包着白毛巾,穿的也是农民的衣服,要不是这打扮,我也看不出这是老乡,佛说人在六道里轮回,我看到的那道坎,该是一道,所以我看到的那驴,像是一部份一部份组和起来的,地狱里有各种刑法,人要是被大卸八块了,出来时就有可能是一块一块的,上到畜生道时,那一块一块的就会自然的合到一起,我看到的那个驴,就像是一块一块的组和到一起的,我醒了当时还奇怪,这驴怎么会是一块一块的,我看到这图像和听到这话后,好像也没怎么和人说过,说这些有意思吗?我觉得没什么意思,现在想起来,我看到的该是真的,我感悟出来的第二张图纸上有一句说明,毛泽东把中国社会分成了各个阶级,成功的组织了中国革命,我的图纸又把被毛泽东分开的各个阶级组和在了一起,他的名字叫东方巨人,我为什么说毛泽东把中国分成各个阶级呢?看过毛选的人都知道,毛选的第一篇就是中国社会各阶级分系,没学过毛选的人,可能看不懂我说的话,看过这篇文章的人,稍溦动动脑子,就会觉得我说的对,毛泽东活着的时候干了这么大的事,由此推理,他死后下到地狱里被分成块也是合理的,我看到的那个驴就是毛泽东了。
从那次后就不知道老毛的事了,我可能也没注意,最近这两三年,我经常看见一个图像,有几个人,抬着毛泽东的像在走,一开始是看到的像片,当然是大像片,后来就经常看见有人抬着那像走,晚上睡觉有时一躺下,一闭眼就看见了,你说烦不烦呀,我这是睡觉吗?今天就说到这。  1.13这天应该是12号,我可·能记错了。
大概是两三年前,我上天宁寺去给雷峰挂牌超度,那时该是清明节前,为什么会给雷峰挂牌呢?说来都让人不可思议,经常看别人给佛磕头,在广化寺,有一次看见佛友给佛磕头,她磕起个没完没了,我在附近等她都等累了,她还在磕,后来我问她累不累,她说不累,越磕越轻松,我不理解,我平时是不怎么给佛磕头的,我的腿不能老下跪,去做佛事时是必须要下跪的,我经常是忍着痛给佛叩头,我也不知腿为什么会那么痛,钻心钻骨的痛,那一年,我腿痛的上不了炕,晚上睡觉上床时腿抬不起来,我不得已用两手搬着腿上床,心说;怎这么疼呀,心里说这着话,眼睛就往腿上看,这一看不要紧,我惊奇了,我看见自己的腿上有一颗晶光闪闪的镙銯钉,这镙銯钉就在我·的腿骨上,腿上还有一个门字,我太惊奇了,这镙銯钉是怎么回事,我一下想起了雷峰说要做一颗永不生锈的镙銯钉的话,心说,这镙銯钉该是雷峰呀,他人死了,灵魂却跟上了我,我招雷峰惹雷峰了吗?他死的时候我才多大呀,可能还不到十岁,他怎么会在我的腿上呀,还扎在骨头里了,怎么办呢?于是我决定去给雷峰挂牌超度,还有门合,心里这么想了,也没跟谁说,第二天早上在门口小公园里散步时想起这事,就看见雷峰贴在墙上的像有点笑了,没的说,我赶紧去天宁寺里给雷峰挂牌超度,还给王杰,门合,麦贤德,焦裕禄都挂了牌,一个牌十元钱,我就当做善事了,给这些英雄们挂牌超度,给他们花钱,我心甘情愿,回来后我和我儿子说这件事,我儿说;麦贤得没死,电视里报道过,我听后就在网上查这件事,果然查到了麦贤德,他确时还活着,于是,我又去了天宁寺和负责挂牌的义工说我挂错了牌的事,义工说没有关系,挂牌没有坏处,只有好处,那么多牌,没法找,就在我去那挂牌的时候,有一次一回头,一下子看见了毛泽东的牌,旁边还有一个牌,没记错的话该是朱德,这事太奇怪了,那么多牌,想特意找都不好找,真不知我怎么一回头就看见了毛泽东三个字,若不是有神灵启示,若不是鬼使神差,我怎么会回头,又怎么会一回头就看见毛泽东的牌,我当时心里惊奇,还想,呀,该是毛泽东和朱德的家人来给他门挂牌了,看来他们也信了,也有感应了,那两个牌挨着,该是一起来的。
大概就是这一次挂牌,毛泽东脱离了驴身,我这一回头,又跟上我了,我奇怪我为什么老看见人抬着毛泽东的像,我想,毛泽东就在那像上,像片后面还有好多人跟着,人太小,只有一寸大,看不清面容。今就说到这。  四月十四
今天真是不怎么样,电脑老卡了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去年清明,也没准是七月十五,在广济寺,有位大姐看见习仲勋和姚依林还有一个是谁呀,我给忘了,她看见了这三个老革命的牌,回来就告诉我们,说不信你们去看,我当然相信她不会瞎说,这事没有瞎说的,超度亡灵,为故去的人做佛事,谁敢瞎说,但我出于好奇,还是和她去了一趟,亲眼看见了那三个老革命的牌,三个牌挨着,该是一起去挂的,事隔一年多,我一时还真是想不起那第三个人是谁,习仲勋大家都知道,是习近平的父亲,听说姚依林是王岐山的岳父,王岐山大家也知道,那个老革命我也知道,但现在还真是想不起来,当时也没特意记这事,因为没想到会有说这事的时候,挂牌是对的,说明他们的家人也信佛,也有感应,今就说到这吧。  4.15
刚才看了一个新闻,新闻说中南海讲课第一人孙国华四月十四号去世了,享年九十二岁,没说是几点,我想起我的博客四月十四号这天说了毛主席的事,还说了雷峰的事,是不是这位老人看了我在博客写的话呢?我知道我在这里写,有好多人随着就看到了,这些当时就能看到的人该是够级别的人,不够级别的人只能等我的文章发表后在看,我写的事刺激人吗?我不知道,但我写的都是真事,是我的亲身经历。
今天是星期日,16号,我星期四,也就是13号,我有事去了一趟丰台,一路回来就觉得很不舒服,老觉得不对劲,就跟拉在那东西是的,回来吃中午饭时和儿子说这事,后来忽然有点明白了,我是把什么东西丢在那了,丢什么了呢?后来终于想明白了,我是把魂丢了,丢在那边,这魂丢了得找,怎么找我也不知道,打算哪天再去边那一趟,吃完饭下午没事就歇了,躺在床上我还觉得很累,腿抽筋,再后来就想吃点东西,于是就起来吃东西,吃完后接着又趟下了,后来好了一点,我也不知怎么的就看见我的手脖子上有东西,什么东西呢?一看,原来是手拷,手铐大家都知道,是给犯人带的,两只手上都有手铐,中间还有一条铁连,看到了手铐,我明白了我的手脖子疼的原因,我的手脖子不是现在才疼,在七五年掰苞米时就疼了,掰一个苞米,手脖子就疼一下,钻心的疼呀,我也不说,只是自己忍着,我这人本来就不爱说,也不会说,疼成那样我也没说,和谁说呀,那是农忙呀,大家都在掰苞米,一人一趟,我能躺在宿舍里不上班吗?那不可能,我都没想过不上班,我天天忍着疼去上班,只是由于手疼掰的慢,拉在别人后面,孟排长什么也不说,默默的帮我们几个拉在后面的人掰苞米,那一年,我,韩明镜还有祥风,还有谁呀,没记住,我们几个人拉在了后边,孟排长接这个一节,再接那个一节,我都想哭,真的疼的想哭,可哭又有什么用呢?苞米不掰也下不来呀,我默默的忍着,忍着两个手脖子的疼痛,一个一个的使劲掰,弯着腰,有时还会看一眼掰在前面的人,我拉后了,心里着急,秋风吹着我的头发,我也顾不得缕,我当时就不明白,我的手脖子为什么会疼,现在看见了手脖子上的手铐和铁连,我明白了,我又一次想明白了佛说的因果的话,这手铐是上一世带的,我曾经说过因果的事,我现已忘了我当时是怎么知道的,我的上一世是小说红岩里的江姐,今先说到这,得下网了。4.16
想起来了,有一年,我的左手手指指甲盖和肉中间疼,很疼很疼,就像有东西往里扎一样疼,疼的宽度不到一厘米,大概也就是半厘米,疼的深度有半厘米多,当是疼的我有点哆嗦,也忘了想起什么事了,我的手指就开始疼了,疼的全身的神经都痛,人有点哆嗦,我心说怎这么疼呀,于是就想起了小说里说江接手指被扎竹签子的事,想想真的是像被竹签子扎的疼,因为竹签子是薄的,好多年了,我的左手大母指有半个多指甲总是会自然断,而另外小半个指甲就不会断,我一直不知是怎么回事,这两年我进山了,这手指甲就一个个变,不是这个手指的指甲断,就是那个手指的指甲断,十年前我和我儿子去过一趟韶山,在那里旅馆住着,我就感觉到了我的十个手指指尖里有好多断的东西,也不知是刺,还是断了的神经,大概得有半厘米多,我的脑子不会转个,说话不会绕弯,大概都与这手指有关系,十指连心呀,由此推理,江姐被敌人酷刑,把十根手指都钉上竹签是真的,这个刑法把江姐的神经都钉坏了,佛说,预知前生事,今生受者是,孟排长老说我脑子不会转个,他说我也不知怎么的,我说过多少回了,你的脑子就是不转个,六十年也不转一转,我当时可能心里说,我六百年也不转一转,我心里说的该是对孟排长话的反应,但话不中听,我没敢说出来,因为我不明白他说的话,也不懂的什么叫脑子转个。这些事我不懂,因为不懂,所以也就反应不过来,现在是有点明白什么叫转个了,但我遇件事,当时还是反应不过来,想来就是当年神经被扎坏了,那一天看见了手上带的手铐,15号电脑老卡那天,我又看见了脚上带着的脚铐。
去年还是前年呀,有一次我看战友们去玩回来发到博客里的照片,就看见小白的脖子上黑乎乎的,我心说,这照片是怎么拍的呀,小白的脖子上怎么是黑乎乎的呀,是什么呀,后来就看清楚了,小白的脖子上带着一副夹锁,就是过去年代带的那种木夹锁,我真的很惊奇,我居然看见了小白脖子上带的夹嗦,当我知道了小白那一世是谁,为什么会带夹锁后,想明白了一些事,真的没想到,我现在居然也看到了自己手上,脚上带的镣铐,今说到这。4.17
前天,也就是15号,我去了一趟广济寺看我的一个佛友,她和我非常有缘,我们认识好几年了,她从外地来,我给她送点吃的,又和她聊会天,就回来了,从那回来的路上,我的脑子里就响起了革命烈士诗抄里的诗,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鐐,任你把皮鞭举的高高,我不需要什么自白,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,。。。。。一遍一遍的响,都停不下来,我都不知他为什么会响,我们聊天也没提小说红岩,我们不可能提小说红岩,就聊了聊她家的事,还说了说她给人看手相,人家给她吃的给她钱的事,她会看手相,看风水,她知道的事可是不少,去年,有一次我去看她,她去打水,我坐在那里歇歇,一闭眼的功夫,我就看见一个穿着朝服的人在我的面前,仔系一看,就是我认识的这位大姐,当时看到的是上半身像,我奇怪,她怎么会穿朝服呢?后来我又看,就看见了她穿着整身的官服,身上还带着一把刀,走上台阶,向我行礼,身后台阶下不远的地方还有好多人,看到这情景,我真的很惊奇,我真的觉得她和我很有缘,也觉的她还是挺好的,虽然有时她让我生气,但总的来说,还行,心眼不坏,佛说是有缘,是因果,看来是我们过去世结下的缘,今生又遇见是得到的果,那天我回来的路上,这脑子里就不停的响那诗,一遍一遍的响,就像有人放一样,晚上上网,电脑就老卡,卡时我就到外面站会,于是就看到了脚上的铁鐐。
其时,在二十多年前,有一次我就感觉到了我脚上带着铁鐐,只是看的不太清楚,当时我也不明白因果的事,所以,也不相信自己的脚上会有铁鐐,现先说到这。 4.18日上午
佛说,预知前生事,今生受者事,现在真是受呀,活受罪。
这篇文章真是又有点长了,说一件事又引伸出来几件事,简直说不完,先发表吧,没说完的以后有空再说,真的太累。

    牛
    2017年4月19日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