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写给五连战友【二】  

2018-06-06 22:20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pinghuaxingyie《写给五连战友【二】》

明天就要去大连和战友们聚会了,今天本不该来了,本打算歇会,但没想到今天早上又想明白了一个问题,觉的挺重要,该和大家说说,于是,就不顾疲劳,又来了,说实在的,我真想好好睡觉,歇歇。前几天,我看到去大连的报名榜上出来了尚秀华的名字,我真是太高兴了,真想和他说两几句话,可又不知怎么说,因为我曾坐过一个梦,梦中看见尚华和韩明镜,大头推着独轮小车,韩明镜和尚华一左一右扶着小车两梆,帮助大头推车,而且他们是在我的鼻梁上推着车走,我醒来就奇怪了,韩明镜和卢指道员都是已过世的人,这我知道,但尚华这些年没消息,不知如何,我怎么会梦见她们走在一起,我有点不解,还不知尚华会不会有事,我事先并没有想过她们,怎么会梦见他们呢?我是有点奇怪,在网上写文章时,我好像把这个梦说了,如今在报名榜里看到尚华的名字,我真高兴,我的心也安了。

我和尚秀华是一块从八连来到五连的,我们住在一个屋,睡在一条炕上,该说是比较近的,也比觉熟,尚秀华这人挺能干的·,也挺直爽,人挺好的,后来我们八连来的人和五连的人和在一起后,我们就都住到了连队东边前排的红砖房里,尚华和韩明镜挨着住了,她两挺好,该是合的来,我和唐苓住在南炕,她两住在北炕,时间长了熟了,大家都管尚秀华叫尚华,省略了中间的秀字,似乎是叫尚华顺口,后来,尚华回哈尔滨了,在后来,我们回北京了,都在忙忙录录的生活,几十年的时间就过去了,一直不知道尚华的消息,也没老想过尚华,真不知为何会梦到她,该是有心的战友,没准是看了我写的博客,特意联系了尚华来参家这次聚会,让我知道,尚华还活着,知到尚华还活着,我真的很高兴,我真心的感谢能联系上尚华的战友,让我能知道尚华的消息,因为我有一件事,想跟尚华说,本想这次见了面再跟尚华说,但是,今天早上想明白了一件事,觉得这事可以在网上说,能早一天让尚华知道,也能早一天让尚华高兴,于是,尽管明天要坐火车走,今天我还是来了网站,但愿有战友能看到我写的这篇文章,并告诉尚华。

我心里知道,有一件事,尚华该是对我不满意,但我这个人,以前不爱说话,遇见别人不理解的事,也不会和别人去解释,别人不问我,我就不会说,我凭良心做事,自己觉得问心无愧就得了,我不会反思问题,所以,孟排长老说我脑子不转个,六十年不转一转,孟排长说的话,我听不懂,我不知什么叫脑子不会转个,当然,现在是明白了,就是不会认识问题,就是不会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,该是这么回事,现在我明白这些道理了,就觉得该把一件事说出来,我说出来了,尚华明白了,理解了我当时是好意,她就该不会对我不满意了。

什么事呢?就是我们八连的知青来五连不久发生的事,一件非常小的事。

一九七零年的一月份,大概是二十八号吧,我们八连两个班的女生来到五连,就住到了西边石头房子宿舍的后一栋屋子,西头两间是我们八连来的知青住,我们在西小队的砖窑干活,金排长是我们的老排长,我们八连来的是两个班,有带队的知青女生排长,姓王,是鹤岗知青,她人挺好的,对谁都好,对我也挺好,我有时会想起她,我们这些人就在一起,天天上班,下班,干活,吃饭,大家在一起挺好的,好几个城市的知青在一起,基本上没有发生不愉块的事,后来,我去了食堂工作,当然是领导叫去的了,我i这人老实,领导叫干嘛就干嘛,我也不挑活,什么好活赖活,在我脑子里没那区别,干什么都一样,不就干活吗?我不怕干活,我在八连就干了几个月食堂,没想到到五连领导又让我去食堂干活了,于是我就去了,都说食堂是好活,我也没觉得有多好,八连的食堂小,是土地,地一湿,路就不好走,一走就滑,但食堂总得洗菜呀,洗菜水流到地上,路就不好走,所以,我并不觉得干食堂是好活,但领导派了,心里虽不爱干,但是也得干,我的工作还是认真干的,我这人老实,不会说,也不会不干,不过,到了五连的食堂,我还觉得挺好的,食堂大,地下是砖地,走路不打滑,我还是挺高兴的,同事也都很好,我干的也愉块,但没想到会发生不愉块的事,以前我也没觉得这事有多重要,但今天早上,我忽然觉得,大概就是这件小事的发生,一步一步,生活成了今天的样子。

五连食堂是卖饭票的,中午下班回来,大家都去食堂买饭,我们这些做饭的,就在窗口把大师付盛好的饭菜卖给大家,那时,不是直接往饭盒里盛菜,掌勺的师付把菜盛到一个个盘里,我们卖饭的时后再把菜倒在大家的饭盒里,那时,买饭是不排队的,大家都挤到窗口,我们就一份一份的卖给大家,有一天,正在卖饭,尚华到了我卖饭的窗口,她是在侧面过来的,我看见她过来了,出于本能,我正要接她的饭盒,我和她是住一个屋的,我先卖给她是天经地意的,但我忽然想起,我刚才卖上份饭时看到摆在我跟前的那盘菜盛的少,而后面的一盘菜盛的多,干了半天活了,谁不想多吃点呀,多吃一口是一口呀,我想起了后面那盘菜多,就想把后面那盘盛的多点菜卖给尚华,她和我是一个屋的,都是八连来的,又住在一个炕上,挺熟,也挺好的,我当然愿意让她多吃点,一样花钱,当然要给她多的了,这样想着,我就没先接尚华的饭盒,我让她等一下,把我跟前那盘少点的菜就卖给我跟前的那个人了,那个人是谁,我也忘了,因为刚来五连不久,五连的人我几乎都不认的,我之所以先卖给那个人饭,就是想把后面那盘盛的多点的菜卖给尚华,我心里肯定是象着尚华的了,大师付盛菜,不可能勺少都侩的那么准,都侩的一边多,有时就会多点,少点,买饭的人看不清楚,但卖饭的人却能把盘里菜的多少看的清楚,但是这事不能说,我卖饭也不能挑,只能按顺序卖,我要挑着卖,那人家盛菜的大师付还不说我,我要想让尚华吃那盘盛的多点的菜,只能让尚华等等,等一个人算什么呢?但能多吃点菜呀,人家说,智这千虑,必有一失呀,我真没想到我的好心,尚华不理解,也是确实她看不见,他没看见我给他拿的那盘菜要比先前卖出的那盘菜多,他看家我先卖了别人,没接她的饭盒,她头往后一扭,对着后面的陈桂平看了一眼,或者说,使了个眼色,她没说话,但她的那个眼色,或者说是一眼,我都看见了,我心说,我让你等是要卖给你那盘盛的多的菜呀,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,我也没跟她解释,就又忙着卖饭给下一个人了。

中午下班我回到宿舍,宿舍里的人都上班去了,我一个人在屋里歇着,也没有人和我说话,我心里想想中午卖饭时,尚华的那个眼神,分明是对我不满意,她闲我没先卖给她了,我心里真是挺别扭的,我的好心,她不理解,我跟她说吗?说可能也没用,我这人本来就不会说,想起尚华那眼神,我当然更不会和她去说这件事,晚上回到宿舍,没有人和我说这事,没人说我也不会说,这件事在我心里存了几十年,在连队时,我也没太在意这件事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我不会和别人说,因为我问心无愧,这几年,大概是做了那个梦以后,我想,尚华一定是会为那次买饭的事心里不痛块,可是也没有机会和她解释这件事,那天,看到尚华报名去大连,我心里好高兴,心想,这回能见到尚华,我一定要把那次卖饭的事和她说清楚,让她明白,我让她等一会是为了给她拿那盘盛的多的菜,不是成心不先卖给她饭,我是好心,是为她好,为让她多吃一点,多得一点。

从那次以后,也不知过了几天,唐苓和我说,我们屋的人要锁门,因为我们的宿舍靠边,大家都去上班,屋门不锁,要是丢了东西不好,我在食堂工作,和大家不是一个作习时间,她问我,要是锁了门,你怎么办,我听了这话,不知如何是好,就去和食堂的领导杨华胜说;她们怕丢东西,要锁门,她们要是锁了门,我中午下班就进不去屋了,杨华胜听了我的话,就说,那你就回排吧,我说,好吧,那我就回去吧,于是,我就回到了排里,天天和我们排的人上一小队去上班,筛沙子,挑砖,工作是比食堂累多了,不过还好,大家都能胜任,我也能胜任,也没啥事。

这篇文章就写到这吧,但愿尚华能看到,能知道我写的这事,我想,我该是把这件事说明白了。

 

   牛

   2018年3月6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